在自然之美中欣赏人生诗意

作者:小夏 来源:小夏工作室 2020-08-01 20:58:35

  ~~~

  哎吆吆,什么东西这么美,这么明,这么亮!

  哎吆吆,山野处处在歌唱

  哎吆吆,这是多么美好的时光!

  ——民谣

  “中午吃什么?”

  “浆水面。”

  母亲隔着门帘问我时,我想都不想,多数时候都是这么回答。西北黄土高原浸透着干旱和清苦,不知有多少人是吃着浆水面长大的。从小吃到大,从大吃到老,浆水面做过多少人乡愁里的五彩云石,做过舌苔调性上不会轻易变更的那道音律。

  带着原始天性和后天驯养的食物记忆,对每个人的生命镌刻都将至为深刻。得自童年的味觉,启蒙了我们口舌上感知最强烈最敏锐的欲念,这种不会轻易更改的欲念,会伴随我们行走天涯,凝聚成一个辨别和地域标识的清晰印记,这印记有时候会被时间凝结成诗,有时候通过经历锻造成富有战斗力的思想。经历欲望之海时,童年的记忆似乎淡化了,年老之后,舌苔的记忆又会显形,将生命的过往重复覆盖

  ......

  苦苣是菊科苦苣菜属一年生草本植物。用家乡话发音,听起来如同“苦裙”,从音节上,“苦裙”的感觉,有种天生自带悲剧感的庄严和神奇。美的苦韵,不正是纯粹的特质,生命的嬗变,命运的叵测,赋予人类文明史充满无限挑战的五彩斑斓?“苦裙”这个名字同时包含了挑战理想和挑战现实的两面,苦裙还有一种天然乐观的姿态,不是苦中作乐,而是苦中涅槃。“苦裙”很像一首诗名,一种植物,一种乡情,沉淀着来自生活金子般的沉默,让人心翻腾。

  春夏时节,苦苣的细根在松软的土层里复活,开始繁茂地生长。苦苣刚刚顶出地面的嫩芽,和它埋在浅土里白玉般的细根,是制作苦苣浆水面的上品。小时候,和两个哥哥,起个大早,背上背篓,爬上山顶,山顶有个流淌山泉的水洼,水洼流向山下的水道两边,长满了茂密的苦苣。从刚刚冒尖到阳光照干露珠,我们背着装满苦苣的背篓,兴高采烈走在回家的路上。

  浆水面的朴实无华里渗透着苦苣的身影。

  猜想,浆水面最初应该来自于天灾人祸生灵涂炭年月里的一种偶然。苦苣就适宜在干旱、粗砂的土质里生长。它苦涩的叶子连猪羊都不愿啃食。但饥荒年月,人们几乎吃尽了土里长出来的一切东西。一点吃剩的苦苣的残汤,几天后,有人去吃残留在汤盆里发霉的食物,惊讶地发现,口味完全改变,一种清凉的甘美取代了苦苣原有的苦涩。于是,苦苣进入了人们日常的生活,并将人舌头上的智慧激发出了新意。

  好吃的浆水面永远都在农家而不在馆子里。浆水面,需要有老道妇人的手擀出的筋道的手擀面,面条要切得如织毛衣的竹签。用作浆水面的浆水要清而不浊。下饭的炒菜,最好一碟酱油和盐腌制的嫩辣椒末,或者切碎的韭菜屑。不管生活是艰苦还是富足,浆水面都那么志得意满地成为了西北这片土地上老百姓常吃不厌的面食。

  ......

  自己安之若怡着苦苣菜一般的清苦,对应着心中的寂静,好像这寂静的峡谷里会传来轰隆隆的回音

  这是选自韩育生《西北草木记》的片段,读完之后,有点明白,人们那么热爱草木是为什么,尤其是像苦苣这样微不足道又漫山遍野都是的植物,总能引起我们别样的感情。所以小镇今天推荐这套草木系列书,还是作者签名本哦。

  《西北草木记》

  这个世界既有宏大,还有细微,既有胆怯,也有从容, 纵然行遍万水千山,唯有寂然静默的它们,仍赋予我们无尽的爱与勇气。

  流竹飞动三春,笑梅跳上初晨

  一花一世如梦,一笔一字满尘

  画作者:饱饱

  《西北草木记》是一部以西北地区草木植物为主线,交融着中外文学、历史典故、科学知识以及人生体验的文化随笔,也是一部极具个人情感色彩的博物读本。

  剪秋萝,石竹科剪秋萝属

民情和古人对植物的崇拜心理,《香草美人志:楚辞里的植物》既描绘了对自然的感情,也抒发了对人情世态的情怀,以及植物和人的内在相连,对自然花草树木混合着瑰丽想象,生花笔底描摹出世间深婉情怀。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ad